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www.886gp.org >
博士生未获学位起诉母校又是论文的锅?

时间:2019-10-09 20:59 来源: 作者: admin 点击:

  7月24日,上海大学博士生柴丽杰因学位申请遭拒起诉上海大学一案,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当天庭审未作宣判。

  据梳理,该博士生于2014年9月至2017年12月在上海大学应用经济学(法律金融学)专业攻读博士研究生,其撰写的博士论文通过了被告组织的开题、预答辩、盲审、正式答辩等环节。论文答辩委员会的最终答辩意见为:建议授予博士学位。然而上海大学以原告发表的核心期刊学术论文不符合规定为由,未组织学校评定委员会对原告的博士学位申请进行审核评定。

  该博士生在校期间,在南大核心期刊上发表了1篇学术论文,并在全国性学术会议“中国商法年会”上发表了一篇会议论文。这并未达到《上海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学位授予科研量化指标》所规定的3篇。而现行《上海大学研究生学位授予科研成果量化指标》中,对文科类博士学位申请人的要求是“在国内外核心期刊或全国性学术会议上正式发表2篇与学位论文有关的学术论文”。柴丽杰读书时所在的经济学院,则在此基础上“加码”了论文数量。

  为柴丽杰代理此案的是上海市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秘书长、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何渊,以及行政法领域的知名律师曹竹平。两人共同表示:“为保障学术自治,国务院的《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》规定各高校可以自行制定细则,但没有规定学校以下的部门还能单独设细则。如果按照学院的规定不授予其博士学位,就相当于学院架空了学校的规定。”当然,学院规定是否合规合理,仍有待法院的判决。但该案的出现,恰逢全社会集中反思“唯论文、唯职称、唯学历、唯奖项”的当口,该案也就有了标志性的意义。

  2018年10月,科技部、教育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中科院、中国工程院等五部门就已发出通知,联手开展清理“四唯”(“唯论文、唯职称、唯学历、唯奖项”)的专项行动。这一行动针对的,就是当前一种浮躁的学术风气。其实,从正常的逻辑不难理解,在有限的在读时间里,一味追逐论文数量,那么质量必然下降。同样的,究竟是集中精力打磨一篇论文,还是手忙脚乱多篇论文同时上马,哪个对科研的意义更大,倒也是值得考究一下的。

  当然,对于苦于凑不够论文篇数的学生来说,解决方案也不是没有,或者说,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压根也不是事儿,比如求助庞大的“论文产业”,该名博士生也曾表达过对“花钱发论文”的不满。当学术异化为一种GDP,数目成了最主要的考核标准,还被不断加码,那么可以想见的是,必然催生出一个产业。但这样的产业,究竟是负资产还是正资产,相信是不言自明的。

  近日,另一案例也引发了不小的关注,南京林业大学老师蒋华松没有发表一篇论文却评上了教授,他凭着教学的硬实力,成为南京林业大学第一位“教学专长型”教授。这或许也可作为当前反思论文泡沫的一个注脚。对论文的权重重新评估,开辟另外的评价标准,这样的尝试应当鼓励。

  需要明确的是,论文的作用不可替代,反思“唯论文”也不意味着要取消论文。但是对论文在学生生命的价值评定,需要有更为学理化的衡量,而非数字化的认定。比如纸面上一刀切的标准,是否需要给学术共同体、专家委员会的认可留下一些空间?学术规则的制定,也该到了系统性反思的时候了,不妨就从这起个案开始吧。

  护士一行失衡的性别结构,没有任何理由在继续存在下去。新的教育、职业生态中,在女护士、男护士的“优势”都趋于抹平的前提下,大家理应回到同一起跑线

  乡村教育变为教育所有学生要背井离乡“逃离”乡村的教育,这样的乡村教育是没有根的。因此,要破除基础教育的升学教育模式,改革乡村教育内容,让乡村教育扎根乡村。

  大学必须重视人才培养质量,严把培养质量关。必须改革对教师的考核评价体系,要求所有教师必须投入教育教学,加强对大学生的过程管理、过程评价,由此让学生不敢懈怠。

  其实景区拉客宰客的问题并非像当地所说的那么难以解决,放眼全国,能够做到规范运营的国家级景区有很多,说到底还是整治力度不够大,且没有形成常态化机制。

  这些电竞选手能够不拘泥于眼前的荣誉和繁华,选择努力学习继续接受教育,让自己的未来多一个机会,这本就是他们向前迈出的一大步,也是电竞行业迈出的一大步。

  对“盲驾”司机的包容,就是对乘客和道路安全的轻视。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哪个司机丢掉饭碗,但更不愿意看到“盲驾”的安全隐患。也希望这样的司机,仅此一例,别无分号。

  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加速,超龄农民工可能还会持续增长。这就需要政府审时度势、未雨绸缪,多措并举,从法律保障以及更加多元的就业渠道等方面,帮助农民工摆脱养老等困境。

  制订细则需要广泛听取教师、家长、学生和社会人士的意见,从规范学生行为,维护校园秩序,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出发,制订各方都可接受的细则。

  乌龙奖牌是国内马拉松赛事井喷增长、粗放运营的一个注脚。近年来马拉松遍地开花,大小城市都在举办各种名目的马拉松,以提高城市知名度。但数量井喷的同时,赛事质量并未提升。

  “刷脸支付”模式要想全面普及,必须前置解决用户隐私信息安全问题,采取最严格的信息采集、保管、使用等措施,坚决杜绝信息泄露,避免给用户带来网络欺诈、经济损失等后果。

  互惠才会共利,人际间关系如此,公共伦理同样如此。只有给予崇尚道德者以温暖、关怀和政策加持,无偿献血才不会成为单方意愿的表达,而是社会共同向往的境界。

  一个国家的体检产业越发达,国民健康水平相应会越好,进而,看病的支出也会越低。那么,体检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,宜早不宜迟。至少,应当列出个时间表。

  中国式人情市场,是大闸蟹礼券能够流行的大舞台。在这个舞台上,礼品内容经常会换,比如月饼茶叶等,其中的共同点是通过精美的包装提升“颜值”,从而炒出虚高的价格。

  一条违法犯罪产业链的形成,不是单边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。正因此,它需要各方面的责任主体联手协作打击,治理过程也必然是长期的。针对性的合作治理,希望能尽快提上日程。

  资金实力弱、缺乏自主核心技术、不能快速建立完整产业链的车企将在日趋白热化的竞争中逐步出局,而越来越多的企业会主打差异化竞争,专注市场垂直细分领域。

  毋庸讳言,“赏金激励”是人们协助找人寻物的重要动力。而个别失主借着小聪明省下赏金,今后更多失主却可能面临“开出赏金也无人应和”的窘状。因小利废大义,概莫如是。

  对用户而言,可能恰恰需要的是减法,很多看似功能面面俱到的APP,反倒让人觉得累赘。与其靠功能的多寡来取胜,不若把基于用户“痛点”的核心功能和服务做到极致。

  无论是医学生还是其他学科的学生,毕业后不按科学的思维、方法、过程来对待生活和工作,都是既丧失了科学素养的常识,也丢掉了专业知识和科学精神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学校在宿舍楼里提供自主式厨房,不但让宿舍更有生活气息,而且也是培养学生的劳动意识和能力。大学宿舍的管理和服务,或许也需要从学生需求和成长角度,用新的理念推进升级。

  如何才能在公平和尊严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,既保护贫困生尊严,又使资助落到实处?在这个问题上,在大数据支撑下,“偷偷”给贫困生打钱可能是相对最优的选择。女司机撞交警 珠海女司机失误致隧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
报码现场直播| 香港红姐统一图库总站| 期期公开必中单双中特|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新传| 生肖马报查询资料| 香港马会正版幽默笑话| 六开彩波色生肖表2018| 2018年彩图天空图库心水图库| 六台宝典资料大全| 铁算盘玄机香港管家婆|